汽車用品新聞 | 汽車用品企業 | 汽車用品產品 | 汽車用品商機 | 汽車用品品牌 | 企業門戶
廣告招租
生意社
特斯拉國產對電池供應商三緘其口 未來在華自建工廠幾率大
http://www.hmkcyg.live 2019-12-09 13:25:24 華夏時報

  一直為特斯拉供應電池的松下日前明確表態,“沒有在中國為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新建一座電池廠的計劃”,也就是說特斯拉國產項目將更換電池供應商。但從量產時間表看,首批國產Model 3仍將使用從美國1號超級工廠進貨的松下電池,以解燃眉之急。同時有消息稱,國產版Model 3供應電池的LG化學已經開始大批量生產2170電池,正式投入使用或將從2020年的第一季度或者第二季度初期開始。

  根據特斯拉的規劃,到2020年年中上海超級工廠預計將生產9.6萬輛Model 3電動汽車,而首批汽車最快將于2020年一季度交付。不得不說,特斯拉上海工廠過快的建設速度導致一些零部件不能及時到位投入生產,這其中就包括LG化學提供的電池。按照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的一貫作風,特斯拉已早早在電池領域布局,上海超級工廠一旦步入正軌,下一步極有可能在華自建電池工廠。

  “超級速度”考驗供應商

  早在今年8月前,特斯拉就表示2019年生產用的電池pack將直接從美國內華達州的Gigafactory 1工廠進貨,目前上海工廠大約已儲備了約7000個pack,而使用的電芯自然來自松下。

  其實LG化學在過去三年來一直向特斯拉送測樣品,但由于沒能跟上特斯拉國產速度,而錯過了搭載首批國產車型的機會。即便如此,與松下已漸行漸遠的特斯拉,仍然選擇了LG作為首批電池供應商。LG化學近年來的發展速度非常快,而且已經在多個國家建立了自己的生產工廠,甚至出現在了全球汽車動力鋰電池企業出貨量排名的榜單上。而特斯拉之所以會在中國市場選擇LG化學,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LG化學已經在中國南京建立了初具規模的工廠,也已經達到了一個比較高的技術層次,LG化學的真正實力也是國產特斯拉選擇與之合作的原因。

  去年11月,馬斯克發布了一條關于中國產Model 3電池供應商的Twitter,文中包含了兩個關鍵點:一是電池生產將在當地進行,供應商很可能來自幾家公司;二是特斯拉大眾市場產品的長期目標是為本地市場生產本地產品,價格盡可能的便宜是至關重要的。由此可見,LG化學完全符合特斯拉的要求。那么,特斯拉為何不選擇中國電池龍頭企業寧德時代?有業內人士分析,特斯拉之所以不選擇目前風頭正盛的寧德時代,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寧德時代過于強勢。顯而易見,在近幾年的合作當中,寧德時代的身份并不僅僅是電池供應商,甚至參與到了汽車的制造當中。例如去年寧德時代與廣汽新能源正式合作成立合資公司,并且持股達到了51%。隨后,寧德時代又宣布和吉利汽車旗下的浙江吉潤共同成立合資公司,持股同樣是51%。這對于需要一個足夠穩定電池供應商的特斯拉來說并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如果說未來有一家中國電池企業入圍,那么很可能是CATL。今年8月底,馬斯克前往上海,與CATL董事長曾玉群會晤了約40分鐘。有消息稱,本次會晤雙方達成了電池供應協議,CATL將為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供應電池,并有可能擴展至其他生產設施,具體相關電池供應的最終協議有望在2020年中期簽署。

  CATL近些年也一直在擴大業務范圍,比如,今年年初與北汽新能源、北京普萊德對2019年起始后續5年的業務深化合作簽署的《中長期(2019年-2023年)深化戰略合作協議》、與寶馬簽署的價值10億美元的電池供應合同,以及與本田簽訂的約100萬輛電動汽車的電池供應協議等等,甚至CATL還計劃新建一座產能為24 GWh的新工廠,并于明年上線。

  “自給自足”未雨綢繆

  LG也好,CATL也罷,在電池這個關鍵零部件上,特斯來很可能要擼起袖子自己干。

  今年5月,特斯拉收購Maxwell電池技術公司,馬斯克在股東大會上暗示,特斯拉正利用Maxwell公司的新技術進行自己的電池生產,他甚至強調特斯拉可能會自行開采原材料生產電池。今年10月,特斯拉又收購了加拿大電池制造設備和工程技術公司Hibar。

  Hibar全稱“加拿大海霸精密設備公司”,成立于20世紀70年代,目前已經是精密計量泵和注液分配系統,也就是精密罐裝領域的領導者,在國際市場上以精密計量泵、注液系統及電池制造系統而著名。在過去的近40多年時間里,Hibar已經成為電池行業里一次電池及二次電池生產線的首選供應商。特斯拉現在缺的就是這樣的生產制造技術。

  尤為關鍵的是,除在北美有據點,Hibar在歐洲、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和中國同樣設有制造工廠。契合的是,根據最近曝光的視頻以及各種圖文消息來看,特斯拉中國工廠將如期在年底投產,同時馬斯克表示將會自行進行電池生產工作,同時針對電池板塊也新設了一批新的職位。

  不僅如此,特斯拉的觸手已經伸到產業上游:2018年9月,特斯拉與中國鋰電池原料提供商——贛鋒鋰業簽署合作協議。贛鋒鋰業將在2018年至2020年,為特斯拉鋰電池提供重要原料氫氧化鋰(LiOH)。同年5月,特斯拉與澳大利亞Kidman Resources公司達成3年電池原材料供應協議。更早之前的2月,特斯與智利鋰礦巨頭SQM就鋰電池原材料投資進行磋商。

  從特斯拉國產成本上看,未來自建電池工廠也是必由之路。在三電系統方面,Model 3國產版搭載三元電池系統,由特斯拉負責動力總成,電機電控則是原裝進口。但這樣運輸和關稅等成本必定會讓特斯拉的整車定價大幅度上升,在中國建廠的優勢就不復存在,這對于特斯拉Model 3國產便極為不利。或許馬斯克自己早已有所考量,上海超級工廠一期竣工后將生產國產版Model 3,但對于其二期工程特斯拉一直沒有公布其具體的任何細節。業內推測,上海基地二期工程可能將為2020年推出的Model Y設立新的生產線,或者是特斯拉想要自建鋰電池工廠。

  中國市場對特斯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據特斯拉財報的最新消息:特斯拉上海工廠的建造成本比美國的Model 3生產線降低了約65%(按單位產能的資本支出計算)。日前,國產Model 3已經開始生產下線,在特斯拉上海綜合大樓和電池設施之間的停車場,已停放著約百輛國產Model 3。無疑,一直徘徊在虧損邊緣的特斯拉已經意識到,“速度和成本”將決定其國產后的成敗。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汽車用品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汽車用品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深圳风采大星走势图